【欧亚丝绸之路网】全凭挚爱寄知音——记“香港诗魂”孙重贵


X
全凭挚爱寄知音
—记“香港诗魂”孙重贵
李敏克

 
    在香港,有这样一位传奇色彩的诗人,他的名字叫孙重贵,他的诗歌作品不多,但却往往被人传诵,他的诗歌获过香港的诗歌奖冠军,也得过内地的“冰心奖”,还被美国国务卿赞扬,香港中国通讯社报道为“孙重贵现象”,其作品被誉为“香港诗歌的重镇”,其人被誉为“香港诗魂”、“香港诗侠”、“真善美的执着歌手”。
美国国务卿的来信
    1998年7月16日,来自大洋彼岸的美国国务卿奥尔布莱特,给身居香港的孙重贵写了一封亲笔署名的来信。译文是:“亲爱的孙先生:谢谢你赠送给我的《香港魂》,这是一本很有意义的书。它反映了1997年的一个重大事件,也令我回忆起我对这个伟大城市的访问。”
    《香港魂》是孙重贵为了纪念1997年7月1日香港回归祖国这个重大事件而专门出版的一本诗集,是香港诗史上第一部个人诗歌与摄影艺术作品的选集。
    为什么远在美国的国务卿奥尔布莱特竟然会给孙重贵写信,信中又提到《香港魂》这本书,一个美国的国务卿和一位香港的诗人之间,到底有哪些联系呢?
    原来是1998年6、7月间,美国总统克林顿偕国务卿奥尔布莱特等人一行,首次对中华人民共和国进行国事访问。他们在访问了西安、北京、上海、桂林等四个城市之后,于7月2日来到最后要访问的城市香港。
    也许出于巧合,孙重贵在他的《香港魂》这本诗集中,用诗全都讴歌了这五座城市。于是孙重贵便想,把他的《香港魂》这本诗集送给美国客人。如果克林顿一行把这次访华与香港回归一周年这两件大事有机地联系起来,既增强了中美两国人民的友爱,又宣扬了香港诗人的博爱精神,岂不是一件十分有意义的事吗?
对人类和平与发展的挚爱,促使他于7月3日特地携带了三册《香港魂》去到美国驻港总领事馆,将其中一册赠予总领事,另两册则请总领事转赠给克林顿和奥尔布莱特,作为他向美国朋友访港赠送的特别礼物。
    孙重贵于1998年7月下旬收到了奥尔布莱特的来信,他心里感到十分欣慰,因为赠书的目的已经达到,赢得了美国领袖人物对香港文化的好评,认为“这是一本很有意义的书”。他的诗集能为香港 乃至于中国,同美国的文化交流作出特殊的贡献,对此,他为他本人和他的诗集《香港魂》而深感荣幸。
一首《空袖》震诗坛
    孙重贵在香港诗坛崭露头角,始自一首反映香港打工仔真实生活的叙事短诗《空袖》。这首诗的内涵极其丰富,反映了他对工业文明的忧患意识和对人类的智性关爱,同时在语言和艺术技巧上,都运用得十分自然和流畅,在1986年的香港第四届工人文学奖诗歌赛中一举夺魁获得冠军。我们不妨先欣赏一下这首《空袖》:
“渡海小轮偶遇久别朋友/我热情地上前握手问候/异样的感觉震撼了我/抓住的竟是一只空袖//朋友禁不住泪水滚流/痛苦的往事不堪回首/一次突发的工业意外/啤机无情地夺去他的右手//难怪他变得又黑又瘦/难怪皱纹已刻上他青春额头/在这竞争激烈的商业社会/没有手岂不是深藏隐忧//匆匆相见又匆匆别离/我在码头上默默停留/回忆起七年前那圣诞之夜/他小提琴的美妙演奏”。
    这首诗,是由孙重贵经历的一个真实故事而来。20世纪80年代初,刚赴香港定居的孙重贵在一家纺织厂当技术员,结识了一位姓谢的工人。他原是来自内地某文工团的小提琴手,到香港后一时未能找到适合他专长的职业,为了生活只好到纺织厂当一名轧绒工人。一次工厂举办的圣诞节联欢晚会上,谢生还上台表演了一曲优美动听的小提琴独奏,博得了满场的喝采。
    不久孙重贵转行经商离开了纺织厂,又因各自各忙便失去了联系。没想到几年后的一天,孙重贵在尖沙咀码头乘船过海时,竟意外地发现谢生也坐在渡海小轮上。
    别后多年重逢,他自然十分高兴,忙上前打招呼:“谢生,你好吗?”并伸出右手与他握手。谢生难过地从右手脱下了白色手套说:“我这只手已经废了!”这时孙重贵见到的是一只没有五指的手掌!
    原来不幸的事故,发生在他离开工厂半年后的一天上午。谢生以低沉的声音诉说,那天他像往常一样开动机器轧绒,忽然发现有个绒团体积较大,便用力想将那绒团拉回来分扯小些再喂进轧机。不料轧机巨大的动力反而把他的右手卷了进去,一阵巨痛袭来,他大喊一声便昏了过去。后经送医院抢救,他的性命保住了,但从此却失掉了宝贵的五个手指。
    这天夜里,孙重贵实在难以人眠,脑海里总是不断地浮现出谢生那只血肉模糊的右手和他那又黑又瘦的脸庞;一会儿,他的耳边仿佛又响起了谢生那美妙的琴声⋯ ⋯ 于是他一跃而起,坐在案前,激动地铺开稿纸,挥笔写下了感人的《空袖》。
    《空袖》就是这样一首源于生活而又高于生活的诗,表现了他对人类危机终极关注的挚爱之情。凡读过这首诗的人,都深深为他的诗句所打动。而孙重贵凭着《空袖》和另一首《流水线》,双双夺得香港第四届工人文学奖诗歌冠军,一鸣惊人成为香港诗坛的一匹黑马。而他本人也作为香港打工文学的先锋诗人而引起瞩目。
    诗如其人,人如其诗
    孙重贵自幼热爱诗歌,他一直把写诗作为自己生活的一部分。他在《我和香港有个约会》的代序中说:“长期以来,我走的是一条我独有的鲜明个性特色的诗路。我把自己的生命与诗歌融为一体,自觉地贴近时代、贴近生活、贴近民众。用现实主义和浪漫主义两根栋梁支撑起我的诗歌的殿堂。”
他对诗爱得那么深沉、热烈、执着。虽然多年来他一直处在繁忙的商务活动中,但他仍忙里偷闲创作了一批高质量的诗歌,结集出版的有《香港魂》、《澳门魂》、《香港约会》、《歌者无疆》等诗集,其中最具代表性的当数他花了多年时间悉心创作的诗集《香港魂》,这是他对香港新纪元的“爱的宣言”,表现了一个诗人的风骨和气质。
    孙重贵的诗源于生活,是他香港生活的记录、丰富思想的反映、人生观的写照。出于对香港的挚爱,30年来,他从太平山到狮子山,从鲤鱼门到汲水门,从浅水湾到大浪湾,从长洲到落马洲,走遍了香港一千多平方公里的大地,对香港恋人般的拥抱和溶入,贯穿其中的是一颗永远的爱心。他在《香港魂》中写道:“精雕细缕香港魂/追求卓越乘风破浪/让普天下都在弥漫/紫荆花的醉人芬芳。”多么富于爱心的诗句,这正是他对爱的意义的深刻理解!
    在诗的天地里,孙重贵纵横驰聘,自由遨游。他既写现实的题材,也写历史的题材;写自由诗,也写新格律诗、散文诗;写山水诗、城市诗、抒情诗、爱情诗,也写讽刺诗、寓言诗、科学诗、环保诗⋯ ⋯ 在遣词排句上,还具有强烈的音乐感和鲜明的节奏感,读之琅琅上口,诵之抑扬顿挫,或如泉水叮咚,或似大河奔流,显示了他全面把握和驾驭诗歌的才华。
    他的许多诗歌还被谱成歌曲传唱,已谱曲的达百余首之多,多次获奖,有的被安排在电视台春节联欢晚会上和香港各种庆典活动中演唱,有的还人选《中国金曲大集锦》等歌集中。
    孙重贵不仅对香港充满挚爱,对祖国的大好河山也充满了挚爱。他作为一位旅行家,足迹踏遍了神州大地。从长城内外到大河上下,从江南水乡到云贵高原,每到一地,他都纵情放歌,写下了许多优美的诗篇。其中,最令他神往和倾心的旅游胜地,当数长江三峡。他曾不辞艰辛四次乘船畅游长江三峡。每次他都有新的感受、新的启迪。
    当他第四次乘船来到三峡的第一峡——瞿塘峡峡口时,恰遇狂风大作,暴雨倾盆。前方的赤甲山和铁盐山,悬崖千刃,天开一线,巍巍夔门挡关。他乘坐的小型游轮,随着波峰浪谷而大起大落,惊险万状。他挺身站立船头,心潮澎湃,思绪万千——长江和黄河,都是中华民族的母亲河,特别是眼前的三峡之水,更是中华民族不屈不挠、勇往直前的象征。
    面对游轮在惊涛骇浪中冲出夔门时的壮伟情景,他不由得激情满怀地高声朗诵一首《三峡抒怀》的诗:“万山难阻一江奔,为赴东海敢献身,劈峰斩岩无反顾,携来豪气破夔门。”这首豪气十足、为事业敢于献身精神的诗,读来如窥其心,人格力量令人赞叹。他的诗是诗品与人品的结合体,又是真善美和挚爱的化身。真可谓是“诗如其人,人如其诗”了。
    轰动效应与“ 冰心奖”
    孙重贵众多的诗歌发表后,特别是他的几本诗集出版后,产生了轰动效应,引起了社会各界专家、学者和读者对他的诗歌的重视与好评,曾连续三年三度召开其诗集学术研讨会,在书店、学校和团体赠书与签名售书,他并被多间大学聘请为客座教授和华文新诗研究所顾问。香港中通社在电讯稿中称之为“孙重贵现象”,褒奖之声遍及海内外。
    据不完全统计, 对他诗歌的各种报道和评介文章近百篇,评论文字达100万言。其中还出现了三部专门研究他的学术著作,一部是杨四平教授的《孙重贵评传》,一部是王志清教授的《约会香港》,还有一部是崔国发教授的《香港诗魂》。《1997年香港文学年鉴》特地选刊了封孝伦博士评他的诗集论文:《来自忙碌人生的歌谣》。
    香港作家联会会长刘以鬯很早就在《香港文学》杂志上对他的诗歌评介道:“有浓厚的地方色彩,也有鲜明的本土意识,值得重视。”香港作家联会创会会长曾敏之对他的《香港魂》一书题诗赞道:“海山叠献绘诗魂,浩荡风云见慧根。一卷缥湘传万里,全凭挚爱寄知音。” 曾敏之说,在香港地谋生不易,竞争激烈,任何人不奋力拼搏,便难于在此立足。孙重贵作为一位商人,他在拼搏的过程中,非但出物质产品,还能出精神产品,写出许多出色的诗文,“一卷缥湘传万里”,这就是他的“慧根”,这就是“香港诗魂”。
    首都师范大学王景山教授给孙重贵来信谈道:“《香港魂》拜读一遍,对先生的诗情、影艺都极为佩服。我读先生的诗作,无论是游记、怀人、述事、言志,深处总是一个‘情’字感人, 更不必说抒情之作了。我看先生于古典诗歌、民间谣曲,自“五四”以来的新格律诗,以至西方莎翁诸位的名作,大概都是熟悉的,而融会贯通,自成一家。” 菲律宾华文作家协会会长吴新钿博士、泰国作协秘书长曾心、台湾《葡萄园》诗刊主编台客等,均为他的诗作喝采。
    淮南师范学院教授陶宝玺以《一位沉雄骏肆追寻民族魂的诗人》为题,发表了一篇长达三万字的评论文章,在全面地肯定了他的诗歌成就的同时,还从多方面探讨了他成功的因素,指出:“他跃出夸饰成风,浮华泛滥的时代氛围,向我们走来;他冲破人文精神落寞,社会理想暗哑的世纪末的种种樊篱,向我们走来;他从炒作之声不绝于耳,庸俗和肤浅充斤的精神空间里突围,向我们走来;他更从醉心于物质享乐,而又过量生产和消费‘泡沫文化’的聆噪声中杀出一条生路,向我们走来⋯ ⋯只要我们打开他的诗集,我们会很快感受到,诗人热情奔放,那种从灵魂深处爆发出来的生命之光灼灼四射。”
    自他自小学开始创作诗歌,多年来他走过了一条布满荆棘和鲜花的诗歌之路。鉴于他为华文诗歌所作出的出色表现,令他在诗坛上获得众多的奖项和荣誉, 特别引人注目的是2000年10月,孙重贵的诗作《大陆漂移》,荣获“第八届冰心儿童图书新作奖”(后又连续二届获奖)。他成为香港首位以诗歌获“冰心奖”荣誉的香港诗人。
    冰心奖闪烁着感人的光辉:“有了爱就有了一切”,这是冰心的名言,也是孙重贵在诗歌创作道路上的一盏明灯。在这盏“爱心”明灯的照耀下,他将继续奋勇前行,正如前辈诗人曾敏之给他的赠言那样:“全凭挚爱寄知音”!

(2017-04-17 22:31:23 来源:新浪博客 )
上一篇:文学是一碗强人吃的饭 纪念陈忠实
下一篇:【欧亚丝绸之路网】唐山过台湾延续着割舍不断的血脉亲情对故土永恒的眷恋
相关阅读:
肖云儒:与中铁西安中心对话进军“一带一路”(2015-04-10)

传奇故事 推荐

传奇故事 月排行

传奇故事 总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