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欧亚丝绸之路网】芳菲《上天遗落人间的白杜丹 ——张忑侠诗集〈红尘遗梦》读后

上天遗落人间的白杜丹——张忑侠诗集《红尘遗梦》读后文/芳菲人的故事里,总有着一个不可战胜的夏天。自由清新的空气,温柔的风和不眠的夜...

上天遗落人间的白杜丹

——张忑侠诗集《红尘遗梦》读后

 文/芳菲

人的故事里,总有着一个不可战胜的夏天。自由清新的空气,温柔的风和不眠的夜,雍州老街上的相聚与分别,这些热烈而踊跃的生命片段,注满了凤翔女作家张忑侠女士的诗集《红尘遗梦》。

芳菲《上天遗落人间的白杜丹   ——张忑侠诗集〈红尘遗梦》读后

张忑侠女士被文友称为:诗人,作家,陕南妹,远嫁女,人间百灵鸟,灵魂工程师;她的老师说她心灵干净,不染纤尘,人如清泉,透彻无邪;她的朋友说她是南方的北方人,北方的南方女;她的同事说她坚硬如钢铁,柔软如蝉翼,犀利而温暖,讨喜而微笑,厚重如人生。

“云天收夏色,木叶动秋声。薄雨洗纤素,裁为白牡丹。”忑侠女士明眸善睐,肤白如雪,像丹江涌流凤翔的白月光,像秦岭遗落雍川的一朵盛开的白牡丹,纯净,娇羞,静美!

芳菲《上天遗落人间的白杜丹   ——张忑侠诗集〈红尘遗梦》读后

哈佛大学诺顿讲座的主题是:最广泛意义上的诗学就是艺术。诗是情绪,是音律,是歌唱。诗,归根结底是艺术。诗里有爱,有乡愁,有远方。我们渴望将自己生成诗,活成诗,思成诗,念成诗,爱成诗,梦成诗,吟唱成诗。忑侠的诗,恰是艺术的提炼升华和处置,让人感受语言音律和建筑的美。

读忑侠的诗,宛如在丹江边见一知性美女,小巷中走一丁香小妹,明月楼斜倚一气质的娇娘,在轻轻浅浅,低吟浅唱。

阿根廷诗人博尔赫斯说:诗人把生命的那道岸滨交给我,他自己并不拥有。忑侠诗的岸滨是有限的无限,是无限的最远,她以爱为岸为边,盛满了人性的各种象限。

芳菲《上天遗落人间的白杜丹   ——张忑侠诗集〈红尘遗梦》读后
芳菲《上天遗落人间的白杜丹   ——张忑侠诗集〈红尘遗梦》读后

忑侠的诗里,有如水的乡愁,有诗意的远方,有为爱的所伤。

1、如水的乡愁

忑侠的乡愁,丹江一样长。她说:游子把故乡想老了,我一生的故乡啊!

郑愁予说:“我的一生不存在故乡。”他的一生在寻找故乡路上, “聆听达达的马蹄声,遇见美丽的错误。” 忑侠女士不是丹江归人,也不是雍州过客。她一生寻的故乡是乡土里各种生命的声响,是淳朴的错误:竹笼捞鱼的清流声,是笊篱捞虾水动声;是打木猴、滚铁环、跳瓦片的笑闹声。她的故乡还是铁勺里烧熟的鱼,摸胡子睡觉的虾;是游游转转,摸摸看看;是冬菜豆腐娃,火炉秦声话;是回忆在发烧,把记忆活老,把自己活好。

郑愁予曾说:“这土地我一方来,将八方离去。”忑侠的故乡是,风从八方来,雾从林间起,红色的河容颜微喜,雨后的村清新安谧。

忑侠的乡愁何止一枚小小的邮票啊,简直是流不断丹江水。

她以带泪的眼频频问询,然后,交换简单的言语,把陕南的尘土,抖落在凤翔的家门。

芳菲《上天遗落人间的白杜丹   ——张忑侠诗集〈红尘遗梦》读后

2、诗意的远方

从《丹江回声》到《雍水流光》,忑侠的诗句里有了流转,有了标记,有了更深的生命体悟。

“七月,让我一段最美时光。”许我安放与落霞,伏雨与彩虹,梦想与惊雷。“去汨罗江把自己洗成一片艾叶,叫东湖九百年的声音长出青苔。”“人生可以在夜的幕布上,涂出黎明之光。” “每一次相遇,可以是点头之交后的回家之路。”人生可以在寂寞的屯里,“把自己开成一树桃花。”抖落一树诗意。

她总是把自己遗落在雍水彼岸,把自己下成一场急雨,一场快雪,一树相思的柳叶。然后,为我们指出和活出诗意及远方,在她温柔的笔触里,在她爽朗的笑声里,在她娇羞的陕南乡音里。

3、为爱的所伤

郑愁予:你有资格做一个好情人,才有资格做一个好诗人。

忑侠显然视万物为情人,她的诗里:菊花破开石隙,红枫滴血相思,湖柳轮回转世,老树枯藤瘦水,落叶知秋知人,阳光氤氲芬芳,喜鹊聆听天空,飞雪热吻大地。

她的诗有人鱼之乐,初心之美;有麦草垛的坚守,麦草杆的合唱。她的诗如白月季盛开,秋色从草尖上走来,走在巷子里的女人转身,毛漉漉的眼眸撩人,巷口的少年在夜里红了脸。

她的诗是青瓦上的落雨,丹江里的飞鱼,是泼满青釉的天空,是瓷青的衣襟在风里飘拂。是阳光满地,她信手拾起一枚,放进少年手里,说:“我爱你!

她的背影涉水而过,十丈红尘饰女子以锦绣,千朵芙蓉衣女子以华裳,而少年竟无半点回顾,就这样,轻易穿越她一生的沧桑。

或许女诗人一生下来,上帝就在她们手上画上了十字架。她们要一生背负着神性去爱。

忑侠的诗打东湖走过,那等在季节里的容颜如莲花的开落,晚风不来,七月的芙蕖不开,雍城是小小的寂寞的城,忑侠是美美的热闹的爱。

忑侠的诗是一盏煎茶的暖,一片春叶的光,一缕夏风的凉,细微地撩拨,认真的感怀。

忑侠像一个唐代雍容的女子,诗歌的光亮聚集在眉弯目垂的脸上,暗香浮动,思接千古。

东山魁夷说:“诗意的风景,可以说是人心灵的祈望。”诗人之所见,是内心与物象之应和。忑侠的诗,走向了应和的极致。

于坚说:“诗人的写作,是对人生的日常经验世界中,被知识遮蔽着的诗性的澄明。” 忑侠的诗,澄明透彻到了极致,所以,她打动了简单的人的内心,散发着白牡丹的幽香,让人难忘。

作者简介:

芳菲《上天遗落人间的白杜丹   ——张忑侠诗集〈红尘遗梦》读后

芳菲,市作协会员,县作协理事,《芳菲随笔》微信文学平台主编,大美凤翔摄影师。村上春树说“活着就意味着必须要做点什么,请好好努力。”个人一直在努力地拍一点照片、写一点文字、编一点平台,用心记录生活里每一份美的存在。

预购该诗集请扫一扫二维码

芳菲《上天遗落人间的白杜丹   ——张忑侠诗集〈红尘遗梦》读后
(2020-08-10 17:44:19 来源:【欧亚丝绸之路网】 )
上一篇:【欧亚丝绸之路网】凤翔女作家张忑侠诗集《红尘遗梦》出版发行
下一篇:最后一页

今日要闻 月排行

今日要闻 总排行